主页/ 普洱茶产品 /文章正文

米茶

米茶:湖北省钟祥市特有的地方风味小吃。主要为夏天食用,俗称"炒米茶"。

湖北省钟祥市特有的地方风味小吃。主要为夏天食用,俗称"炒米茶"。其做法是先将大米放在锅里文火干炒,炒到大米发黄带焦时起锅,用水洗净,再用水煮而成,凉后即可食用。其汤色淡黄,香气浓郁,滋味微甜而不淡,略涩而不苦口,既可代替米饭,又具饮茶解渴的作用,为夏季防暑降温之佳品,天气越热越爽口。若吃隔夜米茶,如饮酸梅汤,带酸不酸,带甜不甜,别有一番风味。

米茶 - 制作方法
米茶得名于"食之裹腹,饮之解渴",制作也很简单。先将大米放在锅里置中火干炒,至大米发黄带焦时起锅,用清水淘洗后滤去水份,再放入锅里加清水旺火煮沸至大米开花,起锅自然冷却即成。米茶水色淡黄,香气浓郁,滋味微甜不淡,略涩不苦,既可代替米饭,又具饮茶解渴的作用,为夏季防暑降温之佳品,气候愈热,食之愈爽。在钟祥农村,人们一般在头天晚上炒制后,盛入陶罐中,第二天食用。隔夜米茶,味略酸甜,更能增进食欲,生津止渴,别有一番风味。

米茶 - 保健功效
钟祥"米茶"不仅可以防暑降温,而且还是瘦身美体人士的最佳食物。它既能饱腹,又没有过剩的营养,这样一来,既可瘦身,又免受挨饿之苦。同时它也是糖尿病患者的首选食物,"米茶"经过处理后,大米中的糖分大为减少,患者可常年食用,而不用担心血糖增高。

米茶 - 米茶的传说
从前有个微服出巡的皇帝巡到了湖北钟祥的一个小山坳里,长途跋涉,饥渴交加,终于看到一个草棚,一位老奶奶在门口纳鞋底,皇帝赶紧上前询问:"老婆婆,您这有没有让我充饥的东西呀?"老奶奶抬头一看,此人气度不凡,便热情的请皇帝进了屋,"我们这乡下人家,没什么好东西,只有隔夜的酸米茶,不知……""行!我饿坏了"
老奶奶赶紧盛了一大碗端来,皇帝一口气咕嘟咕嘟的下了腹,"好喝!!还有吗?"老奶奶赶忙又端来一大碗,皇帝这才慢慢品出了米茶的酸,"这东西好特别呀"想自己在皇宫山珍海味也比不上这山坳里的一碗酸米茶呀,皇帝谢过了老奶奶继续上了路。回宫后米茶的酸味久久回荡在脑海,便下令厨子做这道酸米茶。可是,没有一个厨子做的出那原滋原味。不知多少可怜的厨子为此丧命。
没办法,皇帝只好派心腹大臣去请来那位老奶奶。老奶奶知道皇帝为了这家乡的米茶伤了那么多无辜的性命,颤微微的说:"皇上,你当初喝米茶是在口干舌燥的情况下,故然好喝,如今酒足饭饱,任何人也满足不了皇上的意愿呀。"皇帝这才恍然大悟,悔不当初错杀了无辜。钟祥米茶也由此而渊源流传……

米茶 - 米茶进入宫廷
相传明朝宪宗朱见深第四子朱佑元(即嘉靖皇帝生父)册封为兴王,食邑湖广安陆州(今钟祥)。其妃嘉靖皇帝之母蒋氏身怀六甲时害喜,茶米不思,见山珍海味恶心。兴王召来多名厨师,调出各种口味的饭食菜肴,均不合蒋氏口味。兴王大怒,一厨师情急智生,从家里端来百姓食用的米茶,蒋氏果然食欲大振。王颜大悦,米茶从此从民间进入宫廷。后蒋氏随嘉靖入紫禁城,逢夏季便令御厨制作米茶,但采用宫中精细贡米炒制的米茶远不如糙米制作的清香、爽口,钟祥糙米一度成为贡品。

米茶 - 米茶伴侣
加班的时候常常喝雀巢提神,开始的时候喝速溶袋装,后来干脆买罐装。过了不久,发现咖啡还有,可是伴侣那罐已经没了,因为每次都加两份伴侣,所以喧宾夺主。这是题外话,暑日炎炎,钟祥人家主食都是米茶,但米茶之外,总有面食相伴,所以来写写米茶伴侣。
米茶是素色的底,面食便是底上的花样。有最平实的,比如高桩馍。老实说,我一直对高桩馍为什么要叫高桩馍觉得纳闷,如果是叫高庄馍,可以理解为"高庄"这个地方出的馍。但它是叫"高桩",这就令人困惑了,难道是用"高桩"这种桩和面制成的?而且据我所知,钟祥也没有做馒头出名的地方叫"高庄"或"高桩",这个疑惑等待高人来考证,在这里只说吃米茶配高桩馍,比如北方人吃棒子面粥配窝窝头,都是最朴实无华的一种搭配。米茶微微的焦香,配上高桩馍的绵软嚼头,此时最好有一碟自家晒的豆酱,黑黑的甚不起眼的那种,但一蘸上高桩馍,便是画龙点睛,滋味无穷。高桩馍的平淡成了最好的搭配。它不会夺去酱香菜香乃至米茶特有的那种焦香。
高桩馍满大街有得卖,但最正宗是粮食局做出来的。在海子河菜场的老大门口,一位老太太推着车卖。海子河另外几个出口亦有,但不知是否是正宗。
与高桩馍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是丰乐包子。丰乐河的包子在钟祥大大有名,说是包子,其实是一种陀螺型的小馒头,所以又叫陀螺馒头。不过做工巧妙,面很紧,撕出来一层一层,千层百层可以旋转撕下来,比一般馒头有嚼劲,而且有一种白面的微妙的甜味。用来配米茶,天衣无缝。吃这个最好拍两根黄瓜,酸酸辣辣。丰乐包子不大,几口便是一个,三伏天里咬着,再灌上一大口米茶,人生至乐,莫过于斯。
丰乐馒头做得好的也在海子河,菜场往莫愁大道有条巷子,正对着银河大酒店。那条巷子的右边有几家做面食的店,个人认为第二家做得最好。
吃米茶最经典的伴侣应该是柴粑粑。写到这里,擦一下口水先。柴粑粑一般夏天才满城开花,到处有得卖。它的制作方法和钟祥有名的酥饼子有点像,都是掺上酥后揉转成坨,不过酥饼子是用烤箱烤出来,柴粑粑则是用柴火来炕。不知"炕"这个字对不对,反正钟祥话是这个发音。炕出来后外焦里嫩,酥香松软,单吃就好吃得不得了,何况配上一碗米茶?
柴粑粑做得最好的一家在广播局巷子里,老一中大门旁的那条巷子里有一家也做得相当好。但生意最好是广播局那家,黄昏时分可以看到很多人排队。但老一中大门那家的特点在于早上也做,所以路过时可以花五毛钱买两个做早餐,物美价廉。
最近发掘出来的米茶伴侣是中百仓储的鸡蛋饼。是用面粉和鸡蛋摊出来的薄软饼,撒有葱花与火腿肠的细丁。这是比较华丽的一种搭配,但鸡蛋饼软糯咸香,配起米茶来十分美妙。购买的地点当然是中百仓储二楼,如果想马上吃的话,可以要求他们用微波炉替你加热。
最百吃不厌的米茶伴侣是家常的,茄子或嫩南瓜拖面一煎,还可以用冬瓜。自制的煎饼,茄子或冬瓜要厚实一些,外裹的面煎得微黄发软,有的地方焦脆,边煎边吃,热气腾腾,配上碗冰凉的米茶,真是百吃不厌。这个就买不到了,列位如果有兴趣,可以自己下厨。
吃米茶的菜是不讲究的,但家常菜自有一种动人心弦。两块腐乳,或是一碟豆酱,两根黄瓜,或是炒一碗老缸豆米,空心菜掐去了叶子用辣椒炒,煎虎皮青椒……太多了,恒河星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