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/ 普洱茶人物 /文章正文

司徒颖茵:在不完美的生命中感知完美,哪怕只有一杯茶的时间「茶人列传」

家里做茶十多年了,小时候不懂,觉得它不过是一门生计。真正让这颗种子在心里生发芽,生长,始于2014年的"华茶青年"活动:来自天南地北的100多号人,我们素未谋面,我们不曾相识,却因为茶,共聚一堂。

我觉得它有一种魔力。一种在浮躁的青春年华里不曾有过的,能让我由衷地平静下来的神奇力量。茶汤一层一层的浸润,茶气一寸寸的渗透,我发现原来人可以如此调整自己的呼吸,控制自己的心绪。曾以为脑子每天的运转便是思考,然而我何曾把思绪引回自己身上呢?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;万物之习,源于自身。在一盏茶的时光里,我学着祛除杂念,真诚面对自己,去感受平静。

当我平静下来的时候,我听到水流注入茶壶,看到空中的尘埃在阳光里折射出耀眼的光芒,感受到微风轻拂汗毛,舒缓着我的皮肤…平静的内心让我明白,自己所爱为何物,所想为何事,明白该如何前行;平静的内心,也让我得以细品所有际遇,感恩那些美好,只因这一切并非理所应当,唯有保持善心才能回以福报;更感恩那些不完美,因为这是上天在告诉我,我该学习这门功课了。

这些都是茶让我懂得的。感谢茶以它悄无声息的力量引导我,让我懂得回归自己的内心,自省,感恩,并平和善良。我对于茶,是期待,是向往;是恭敬,是投入。

我一直在想到底是怎样的形态方能算得上"融入":是十年前旗袍的婀娜多姿,还是如今茶人服禅意淡雅;是功夫茶的复杂讲究,还是干泡席的精简主义。其实,又有谁能描绘出茶最真实的样子呢?在我看来,茶叶,茶器,茶服,都不过是茶之载体,用以传递茶的力量;而茶,更像是一种意态之物,是一种精神,于无形中渗透到每位茶人当中。

到后来我明白,待茶,用心便好。茶何曾对我们有过什么要求呢。它没有说过什么茶才能称之为好茶,用什么器具才能称之为合适,穿什么衣服才能称之为茶人

一如同样的茶,十个人泡出十种味道,千人千味。有的人喝茶不浓不淡最好,浓到不苦淡到不薄也行;有的人只喝浓茶,醇厚如岁月的历练,韵味自在;而有的人就只喜欢,淡淡的清香,浅浅的雅致。姿态万千,何以评断好坏。归根结底,所有的不一样都不过是心的不一样。

只有当我们用心的感受的时候,我们才会明白茶的温文尔雅,润物无声;它以它博大的胸怀包容了世人全部的评论,始终甘之如饴。

这是我从茶中明白的,茶人的姿态,便是包容万物的宽阔胸襟。自我放松尤易,让身边的人都感觉舒适自在才是更重要的。

更加爱上茶,是在逐渐的学习当中,发现茶,是不朽的传承。

自幼喜欢中国传统文化的我,以往只是停留在习古筝,修书法的层面。近几年致心于茶,方知原来中国茶文化是如此源远流长,博大精深。从上古时期到繁华盛世,从为药用,到食用,到饮用;从朝廷进贡佳品,到百姓待客日常;从王公大臣,文人僧侣,到商家绅士,黎民百姓,我看到的不仅是茶的普及,更是茶文化作为一种瑰宝在历史长河的冲刷中保存了下来,熠熠生辉。

纵然当今科技确实便利了生活,发达国家也有其可取之处。而当我驻足回眸,细看这世界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文明,不得不为之惊叹,为之着迷!茶作为其中重要的纽带,引领着我们对传承中华文明的关注。以此为点,我阅读大量资料和书籍,去了解中华文明的兴衰,去了解各个朝代的饮茶方式,饮茶器具,茶在当时的发展状况,以及当时各阶层人民的着装发饰。本来只是出于一时的好奇,没想到开始了就不想停下,让我受益匪浅。感谢茶的引领,让我把对传统文化的喜爱落到了实处:"落其实者思其树,饮其流者怀其源。"

不经心的涉足,却再也无法抽离

茶,让我懂得的实在太多,那些美好的品质成就了现在的我,也必定会在往后的时光里让我终生受益

无论如何,我都会以我最虔诚的态度,在习茶的道路上,不断进取,始终谦卑。

文图提供|司徒颖茵